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只是一个羊贩子 > 450 故人来访

450 故人来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半年来张建军的羊群又扩大了许多,从以前的十几只羊变成了现在30几只,而且都是膘息很好的山羊节子。
  
  除了喂羊之外,他还兑现了自己去年曾经说过的承诺,那就是在大门外面的院子里面种了一些蔬菜。
  
  现在虽然是四月底五月份,但是像黄瓜这种蔬菜就已经可以吃了。
  
  父亲平时除了要忙村里的工作之外,还需要三天两头的往城里跑,毕竟城里那边有爷爷、母亲和小彩燕她们。
  
  在母亲也待在城里的情况下,这让张建军慢慢学会了做饭,就比如今天早上他自己做了一个挂面西红柿鸡蛋汤,然后又调了一盘凉菜,凉菜就是黄瓜,吃起来味道也还算不错。
  
  当然,对于张建军来说,他依旧没有从白芳的突然离世的痛苦中走出来,就在前几天的清明节,他还一个人躲在歪脖子树下面抱头痛哭,也许他还需要更多的时间来忘记这一切吧。
  
  但不管怎么样,他似乎已经习惯了现在的生活,哪怕他依旧处在痛苦当中,哪怕他每天活的都很累。
  
  某种程度上来说,现在的他和普通的老百姓没有什么区别。
  
  每逢双石乡集市,他也都会和村里人一样,一大早喂过羊,吃过饭,然后骑着摩托车去赶集,在集市那边他有时也会卖掉一些羊或者再买一些羊羔,这和他前几年的生活很像,几乎没有什么区别,集市里,很多人都认识他,第一次大家会觉得这很奇怪,因为在他们看来,如今的张建军,可是d县数一数二的人物,根本不需要过这样的生活。
  
  但是,当他们慢慢的明白了在张建军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之后,一个个也都慢慢的沉默了,所有人都能理解张建军,大家只是觉得有些可惜,像张建军这种优秀的人,老天爷有时也不会眷顾他,突然让他失去最亲爱的人。
  
  可见,生活有时候就是这样,当你的事业家庭都一帆风顺的时候,总是会突然出现意外。
  
  走在双石乡的街道上,张建军其实也有些感慨,几年过去了,原本极度贫穷落后的双石乡,如今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街道变宽了、店铺变多了,人也更多了,很多人都因为双石乡境内的石油开采而发达了起来。
  
  简单举个例子,就拿四哥张建平来说,前两年,四哥张建平听了张建军的话,自己拉出来单干,在双石乡街道上开了一个小食堂,四哥是一个踏实能干的人,几年光景,他就把那个食堂干大了,从去年后半年开始,四哥已经把双石乡街道那个食堂关了,然后进城在城里那边又弄了一个更大的饭店,现在每个月下来也能挣一两万块钱。
  
  某种程度上来说,四哥张建平就是张家现阶段除了张建军之外,最能赚钱的年轻一代,当然他和三哥张建宝也没有法相比。
  
  因为很多原因,三哥张建宝现在的收入其实也很多。
  
  “建军,这是你的娃娃啊,小家伙长得挺可爱的,和你小时候很像,我记得小时候看到你的时候。和现在看到你儿子的时候差不多,鼻梁基本上一样没什么区别,哈哈”
  
  中午的时候,张建军随便找了一家食堂点了一碗炒面,他正在津津有味地吃着,突然门口走进来了一个人。
  
  这个人张建军认识,他叫杨占明,严格意义上来说,他和这个人是亲戚。
  
  他要把杨占明叫大姨夫,母亲姊妹三个,母亲排行老三,舅舅排行老二。
  
  俗话说得好,“叔伯不薄,姨姑不厚”
  
  顾名思义,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无论是姨夫还是姑父,相对于叔伯而言,他们的亲近度自然要差一些。
  
  大姨夫杨占明他们家虽然也是双石乡的,但是他们家所在的地方和张家湾差的很远。
  
  种种原因导致即使几年前张建军他们还没有富起来,他们家和大姨夫家平时就不怎么联系,除了平时在集市上偶然碰见说几句话之外,两家人一年四季下来,或许也就是正月初几在外公家可以碰面。
  
  这两年因为张建军他们家极具发达了起来,这就导致他们家和大姨夫家,基本上已经没有了来往,也就是母亲平时偶尔会给大姨娘打个电话,她们姊妹之间还有一些来往。
  
  这其实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张建军他们家自然不会因为有钱而看不起大姨夫一家,但是从大姨夫他们家的角度来说,当他们面对家财万贯的张建军一家时,他们打心里就已经有些抵触接触了,他们会认为,两家人家境情况越来越不在一个层次上,虽然是实打实的亲戚,但是走到一块儿拉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就是人性,这并不是某个人或某个群体的错。
  
  “姨夫是你啊,赶快过来坐下一块儿吃点儿饭。”
  
  虽然平时不怎么来往,但现在看到了大姨夫,张建军也不可能表现得很冷淡,他至少得拿出晚辈对长辈的基本礼貌。
  
  更何况现在的他和普通的老百姓差不多,也根本没有心思去打理这些人情世故。
  
  大姨夫杨占明走过来坐到了张建军的对面,他逗了逗张建军怀里的小杨杨笑着说了起来,就像他说的那样,在张建军小的时候,他是见过张建军的,现在看着张建军怀里的娃娃,他是真的觉着这个娃娃和张建军小时候很像,特别是鼻梁这一块儿,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
  
  当然,对于张建军为什么现在会一个人抱着娃娃在双石乡街上一个普通的小饭馆里面吃饭,杨建明倒也是不觉得意外,因为关于张建军他们家去年突然出现的意外,他也是知道的,当时白芳去世的时候,张建军他们家过白事,他也曾过来帮过忙,仔细算起来那是这近几年来,他第一次登张家军他们家的门。
  
  “建军,今年正月在你外公家听你舅舅说,你现在不再忙生意上的事了,一直在家里呆着?”杨占明也要了一份炒面,他一边剥蒜一边问道。
  
  “是啊”张建军点了点头。
  
  关于张建军为什么要在家里呆着,而不是去忙生意上面的事,杨占明其实是知道原因的,他现在这么随口一问,本意也只是想知道张建军的近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