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只是一个羊贩子 > 594 五年

594 五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韩金虽然依旧有很多的困惑,但是他并没有再向张建军提问什么,而且今天这个场合,也不是和他和张建军深入探讨这个问题的时候。
  
  “不出意外,这几天我都会在,你这边如果需要帮忙,那就直接张口千万不要客气,抛开咱们在金山实业集团是上下级的关系,从私人情感的角度来讲,咱们已经是多年的朋友了,甚至是兄弟。”
  
  张建军颇有些感慨的说道,就像他之前所说的那样,他和韩金这些人愿意成为生意场上的上下级关系,也更愿意成为生活中无话不谈的朋友兄弟。
  
  从这个角度来说,他这些年的收获其实远远不止一个金山实业集团,他其实也交到了不少的朋友,这同样是一笔非常珍贵的财富。
  
  因为结婚典礼明天下午才开始,所以,在此之前的这段时间,无论是提前过来的张建军他们,还是那些准备帮忙的人,大家可以自由安排时间。
  
  张建军和喜奎他们坐到了一块儿,接下来主要的活动当然是喝酒了。
  
  趁着韩金这次结婚的机会,再加上正月份的特殊氛围,这还真是一个喝酒的好时候。
  
  其实张建军从家里出发前就已经做好了准备,他并不是开车过来的,而是打了一辆出租车。
  
  临走之前还嘱咐李娜,让他们不用管,如果自己喝醉了今天就在韩金他们家睡了。
  
  “喝死你算了。”
  
  李娜白了他一眼,只回了这么一句。
  
  张建军他们开始喝酒的时候,韩金也走了过来,他是脱了外套过来的,看这架势,他也打算喝酒。
  
  张建军知道韩金的意思,无非就是心里过意不去,愧疚去年后半年发生的那件事。
  
  当然,这也是人之常情,如果韩金真的一点愧疚感都没有,那反倒不正常了。
  
  “老韩你可是新郎官儿啊,这要是喝多了,后天的正事儿可咋办。”
  
  杨飞冲着韩金调侃了一句。
  
  在金山实业集团高层这么多人当中,要说谁和韩金关系最好,那当然就是杨飞了。
  
  毕竟当年韩金也是杨飞一手推荐给张建军的,这些年,他们两个人之间也一直保持着联系,既是同事又是兄弟。
  
  杨飞的调侃,引起了众人捧腹大笑,场面一度非常的欢快。
  
  张建军并没有阻止韩金,他反而觉得这样挺好的,因为去年后半年那件事,其实很多人都对韩金心生不满,之后也只不过是碍于他的面子没有表现出来。
  
  俗话说,男人之间的恩怨,酒桌上最容易解决。
  
  今天既是韩金结婚的场合,韩金自己也主动过来了,那就正好把大家心里的不快用一顿酒给喝掉。
  
  从集团董事长的角度出发。这是张建军非常乐意看到的。
  
  而且这顿酒之后不仅仅会消除韩金和大家在此之前所累积的恩怨,在韩金接下来东山再起的过程当中,他如果需要集团其他部门的帮助,这些人肯定也会心甘情愿的去帮助他。
  
  而只有这样,他的再度崛起之路才会稍微畅通一些。
  
  这顿酒喝的时间很长,从下午四点开始一直到晚上12点,整整八个小时,酒桌从未散场,倒是喝倒了一批又一批的人。
  
  张建军自认为酒量还可以,但他坚持到晚上九点多也彻底睡了过去。
  
  主要是人太多,金山实业集团几十个人围在一块儿一起喝酒,这个场面就算是酒神来了,恐怕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
  
  韩金比张建军还惨,他在下午六点多就已经喝醉了。
  
  没办法,谁让他是新郎官儿呢,大家都会有意无意的拉着他一起喝,而他也不能在这种场合拒绝,就算拒绝,拒绝一次两次行,但如果拒绝的多了,那就没啥意思了。
  
  好在他也做好了喝醉的准备,一杯接着一杯一直到喝不动,然后就睡了过去。
  
  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其实也是一个好办法,我都喝醉了,你还能拿我怎么办。
  
  张建军是晚上三点多醒来的,他揉了揉一些发晕的脑袋,去卫生间撒了一泡尿,然后用凉水洗了一把脸,稍微清醒了一下。
  
  当他打算出去院子转一转的时候,却发现韩金居然蹲在院子里的台阶上,一个人在那里抽闷烟。
  
  韩金喝醉的早,所以醒来的也早这倒是正常。
  
  只是让张建军没有想到的是,这小子为什么会大半夜一个人蹲在院子里抽烟呢。
  
  “董事长”
  
  看到张建军,韩金也急忙从发歹的状态中调整过来。
  
  “怎么了?”
  
  张建军顺手也点着了一根烟。
  
  “没什么,就是感觉这一切有点不太真实,你也知道我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从小到大没娘疼,也没人爱,对于家庭这个概念其实很模糊,说句实话,在此之前,我从来没觉得自己有一天会拥有一个家,但是现在这一切马上就要发生了。”
  
  韩金苦笑了一声。
  
  他的这声苦笑,让张建军也明白了其中缘由。
  
  很显然婚前恐惧症这种东西确实存在,而且很多时候都会在男方的身上发生,韩金现在应该就属于这种情况。
  
  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从小到大这么多年他一个人习惯了,本身就对家庭没有什么概念,而且也没打算这一辈子拥有一个家庭。
  
  在阴差阳错,当缘分真正到来的时候,他其实也没有办法阻挡。
  
  所以,他现在有些紧张,或者说是有些负担。他担心结婚以后的很多事。
  
  “你这种情况很正常,其实我当年准备和白芳结婚的时候和你现在的情况差不多,在外人的眼里,我们都是本事不俗的成功人士,可事实上,咱们这些人在婚姻面前,也都毫无经验。”
  
  “我想告诉你的是,如果你感到了不知所措,那就尽量顺其自然。”
  
  张建军说出了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他当年和白芳结婚之前,确实也发生过这种情况。
  
  虽然那和自己与白芳的前世今生两世情缘牵扯有关系,可归根结底,同样也是婚前恐惧症在作祟。
  
  而就像他刚才告诉韩金的那样,面对这种情况,他如果不知所措,那就只能尝试着去顺其自然。
  
  张建军结婚这么多年了,现在对于婚姻这个东西倒是多多少少有了一些经验和心得。
  
  其实在他看来,婚姻的本质无非就两个字,那就是将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